親,歡迎來到北京大學首鋼醫院。

當前位置: 首頁 >>工作動態 >>媒體報道 > 正文

工作動態

媒體報道

【中國婦女報】2019-7-4 讓生命最后一程少些病痛 多些尊嚴 ——探訪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安寧療護中心

瀏覽次數:

● “我們要做的并非加速或減緩病人的死亡,只是為了緩解病人在這一階段的各種痛苦癥狀,能夠讓他們更加有質量、有尊嚴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。”

● 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達24949萬人,還有4000萬失能和部分失能老人。然而老年醫療機構、康復機構、護理機構、安寧療護機構數量嚴重不足。

● 一些年輕醫護人員不愿意做這個工作。咱們就要在醫學教育中把這一塊補上,從一開始就告訴學生,這是醫學,是醫護人員義不容辭的職責。

護士在細心地照護病人。 (首鋼醫院供圖)

□ 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 周韻曦

當飽受病痛折磨的身體進入生命倒計時,不僅病患需要忍受劇烈疼痛等癥狀,家屬同樣會因不知該如何“放手”而備感焦灼。近年來,隨著醫療觀念的轉變,如何讓臨終患者有選擇、有尊嚴地告別人世,讓家屬能陪伴好病患最后一程,成為全社會普遍關注的問題。由此,“安寧療護”這一理念也逐漸走進大眾視野。

安寧療護,旨在為疾病終末期或老年患者在臨終前,提供身體、心理、精神等方面的照料和人文關懷。醫護人員控制其痛苦和不適癥狀,提高患者生命質量,幫助患者舒適、安詳、有尊嚴地離世。為構建好老年健康服務體系,滿足百姓切實需求,2017年10月,第一批全國安寧療護試點在北京市海淀區等5個市(區)啟動。2019年5月,國家衛健委印發《關于開展第二批安寧療護試點工作的通知》,2019年在上海市和北京市西城區等71個市(區)啟動第二批試點。這意味著更多的病患及家庭將能得到更加人性的撫慰。

給予的是一種人性的滿足和安慰

去年國慶節期間,今年66歲、家住長春的王女士在醫院被確診為胰腺癌。得知這一消息,早已定居北京的女兒很快將她接到北京,輾轉各大醫院尋求治病良方。

“由于她的癌癥已經是晚期并且轉移到了肝部,院方均表示,已經沒有手術的必要,只能采取放、化療予以治療。”王女士的姐姐告訴中國婦女報·中國女網記者,由于很多醫院大都不收癌癥晚期的患者,病人的治療手段只是在家中服用中藥和止痛的西藥。

“今年春節后,病人突然消瘦速度加快,疼痛也加劇了。”據王女士的姐姐回憶,“在北京去過很多家大醫院,希望能延長病人的生命、緩解癥狀,但得到的都是搖頭。”

“晚期的癌癥患者,心理壓力特別大,非常絕望。”由于求醫無門,病人只能在家忍受,家人愈加擔心,“就怕出現什么意外耽誤事。”最終,王女士的家人通過網上搜索,找到了北京大學首鋼醫院的 “安寧療護中心”(以下簡稱中心),并在一個月后排到了床位。

入住中心兩個月來,王女士和家人們都感到:“從主任到醫生、護士,給予我們的人性關懷特別充分。”

王女士的姐姐向記者一一細數起來到中心后的所見所感:“我妹妹早晚只喝小米粥,這里有微波爐、冰箱,我們自己還能用小電鍋熬點粥,做點她想吃的菜,保證她能進食。這在哪個醫院能允許?病人和家屬有什么要求,他們都千方百計地滿足。不管是用藥治療,還是給予心理安慰,都讓我們覺得很欣慰。”

提起妹妹的病情,姐姐有些沉重也有些釋然:“像這種病,誰都知道,沒什么更好的辦法,就是維持、延長生命,減少痛苦。”她告訴記者,如今,妹妹和家人都對“安寧療護”這個理念非常認可,“不管是她本人還是在我們家屬看來,給予的都是一種人性的滿足和安慰,非常值得推廣開來。”

讓病人和家屬的最后時光不留遺憾

2017年6月13日,國內首個設在三級綜合醫院的安寧療護中心——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安寧療護中心在北京大學首鋼醫院正式啟動。自此,4名醫生,10名護士,多名中醫師、康復醫師、營養醫師、心理醫師、疼痛科醫師、藥劑師,以及來自北京各行業的志愿者,開始在中心為腫瘤晚期患者提供更加完善的舒緩療護、心理咨詢、宗教信仰、社會支持等多方面的服務。

中心的日常和氛圍都是怎樣的?帶著好奇,記者走進了首鋼醫院住院部的14樓。

采訪這天也正是志愿者提供服務的日子。記者看到,上午9點,幾名志愿者在護士的帶領下,推著洗發水、吹風機、剃須刀等一應俱全的小車,挨個房間詢問病人是否需要洗頭、理發、剃須、陪聊等服務。

透過敞開的房門記者看到,老人們安享舒適地躺在病床上,陪護的家屬也大都上了年紀,他們有的在給病人削水果,有的在安靜地看書。看到大熱天有志愿者能幫病人洗頭,有的家屬欣喜不已。

除此之外,中心還設有靜修室、談心室,病房外的陽臺上鋪有人工綠色草坪,陽光好的時候病人和家屬會在陽臺上喝茶聊天。

“在這里就是以病人舒適為前提。”護士長孫文喜告訴記者,開科前,她曾在醫院腫瘤科工作,“那里也有一些癌癥晚期病人有臨終的各種癥狀需要處理,但那時并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方式方法去對待病人和家屬。”

據孫文喜介紹,中心收治的以癌癥晚期病人為主,目前大部分病人都是70歲以上的老人。“這些病人已經沒有積極抗腫瘤、放化療的指征。來到這里的病人和家屬也都要接受,我們不對病人進行有創搶救,比如心肺復蘇,氣管切開等。”孫文喜解釋道,“我們要做的并非加速或減緩病人的死亡,只是為了緩解病人在這一階段的各種痛苦癥狀,能夠讓他們更加有質量、有尊嚴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。”

但對病人也并非全無治療,而是由醫護團隊隨時對病人進行一些對癥治療。“癌癥晚期的疼痛屬于重度、難治性的疼痛。”孫文喜告訴記者,通過醫護人員的控制,能將疼痛緩解到讓病人能夠休息、能夠承受的程度。如果是消化道出血或血小板極低,也會給予相應的治療。

面對生命的即將消逝,患者和家屬都會承受不同程度的心理壓力。“很多病人家屬對于病人即將離世的這個事實不接納。”據孫文喜介紹,大部分病人臨終時必定會出現呼吸加快,心率上升,呼吸困難,身體發熱或濕冷出汗等癥狀,這些都是正常表現。“我們醫護人員會盡量用各種手段減輕病人痛苦,同時告知病人家屬。”

但仍有一些家屬難以“放手”。曾有家屬因堅持讓護士給病人吸痰,吸完痰后病人病情加重,很快便過世了。“其實病人到了這個階段,過世與吸痰并沒直接關系,但家屬就產生了自責,認為是自己的要求導致了病人的離世。”還有的家屬,在病人臨終時只顧著緊張焦慮,沒有和病人做最后的溝通和告別,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都走不出后悔和遺憾。

正是關注到家屬在病人臨終時留下的難以釋懷的遺憾,工作中,她總是會“反復再反復地安撫家屬,讓他們不要過多關注病人的監護數值,而是與病人做好最后的溝通和陪伴。”

遇到手足無措的家屬,她還會在旁提醒:“回憶一下你們是怎么認識的,怎么一起走過這一生的”,并告訴家屬,“她現在雖然不能說話,但她能聽到你說的這些,可能會走得更安心。”

通過兩年的工作,孫文喜深感:“能為終末期的病人和家屬提供這樣一個場所,讓他們都能平靜地度過這最后這一段時光,這非常的有意義。”

提供安寧療護是醫護人員義不容辭的責任

截至2018年年底,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達24949萬人,占總人口的18%,還有4000萬失能和部分失能老人。然而對應的現狀卻是:老年醫療機構、康復機構、護理機構、安寧療護機構數量嚴重不足,人員嚴重不足,服務能力嚴重不足,這與老年人的迫切需求產生了巨大差距。

為此,北京大學首鋼醫院院長顧晉曾多次呼吁,三級醫院建設安寧療護中心很有必要,應該有一定的空間為晚期癌癥病人提供臨終關懷照護。

“一些腫瘤醫院只愿意接收癌癥早期或還可以治療的病人,這就讓一些晚期癌癥病人求醫無門。但是我們不一樣,我們要做一個好的標桿,要用全程的關懷把病人的最后一段時間給托住。”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安寧療護中心主任王德林告訴記者,中心設立兩年來,已接受服務了300多名癌癥病人。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。

據王德林介紹,在三級醫院開設安寧療護中心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。“首先,在病情的評估判斷上經驗較多一些。其次,我們學科配置齊全,醫學手段相較一二級醫院更多一些。病人出現各種癥狀和問題,我們都能及時提供對癥治療和干預。”

然而目前,中心遇到的困境也不少。經常有患者給王德林打電話哭訴:我們已經等了很長時間,病人已經快不行了。或是排到號的時候病人已經走了很長時間。

“一共只有14張床位,一個月也收不了幾個病人。”王德林語氣中帶著無奈,“所以我們就要向社會推廣,向一、二級醫院以及社區醫院推廣。”

如今,正是有了安寧療護中心這個示范單位做標桿,在全國產生了積極的帶動作用:不斷有醫護工作者從京津冀、山東、深圳、廈門、江蘇、廣西等祖國的四面八方來到中心參觀、學習、進修,希望把這里的經驗帶回當地,填補醫療空白。

“下一步還要不斷探討:什么樣的模式更適合咱們國家的醫療現狀,更能滿足病人和家屬的需求。”對此,王德林由衷地希望,能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這項事業中。“一些年輕醫護人員不愿意做這個工作,覺得成就感不高。咱們就要在醫學教育中把這一塊補上,從一開始就告訴學生,這是醫學,是醫護人員義不容辭的職責。”

blob.png

全民欢乐捕鱼赢话费 新疆时时-计划群 北京福彩pk10 大宝娱乐LG游戏PT游戏 21点规则及玩法攻略 重庆时时彩复式计划 福彩快三买大小单双的玩法 澳洲时时彩是私彩吗 飞艇6码倍投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免费单机二人麻将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足球比分直播球探 人工计划app 快3玩大小单双的诀窍 篮球比赛直播